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香港九龍閣www.99128.com >

蔚来疾驶至命运十字路口

发布日期:2019-11-15 16:27   来源:未知   阅读:

  从2014年成立,到2017年第一辆量产车型ES8发布,再到2018年发布第二辆量产车型ES6。“坚持不生产30万元以下”车型的蔚来,终于在2019年一路惊险跌宕地走到了性命攸关的十字路口。

  向前,是亟待提振的销量,亟需修复的潜在用户口碑和更烧钱的第二代车型研发生产制造;向后,是国产后只卖35.58万特斯拉的步步紧逼和无数期盼中国汽车制造业弯道超车目光的汇聚。

  相比前三次创业,蔚来的表现并没有预期中那么乐观。在弯道超车国外车企上,领先的身位也主要来源于时间先发窗口。

  有一群人如铁肩担道义般替蔚来的泥泞马拉松鸣不平,就自然会有另一群人横眉冷对千夫指般地不停给蔚来挑刺。前者若情绪激昂就会被戴上“蔚来吹”的帽子,后者若情绪激昂,则会直接被称为 “蔚来黑”。

  一向“得实锤方发声”的轼界,则单方面公布出了令蔚来和所有关注蔚来的人背脊发凉的信息。

  “蔚来吹”和 “蔚来黑”都免不了预设立场,也逃不开情面束缚。但冰冷的数字却对立场和情面不感兴趣,它只会简要而清晰地陈述事实。

  蔚来于9月发布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中显示:该季度营收15.086亿元,环比下降7.5%。该季度汽车销售毛利率为负24.1%,一季度为负7.2%。同时,二季度净亏损32.858亿元,环比增25.2%,同比增83.1%。归属蔚来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33.137亿元,环比增24.9%,同比减少45.8%。

  稍令俞敏洪宽心的是,蔚来的销量在历经7月召回低谷后出现反弹。比如刚刚过去的10月,蔚来就卖掉了2,526辆新车,这也让蔚来今年全年交付数拓增到了14,867辆。

  身为蔚来股东、且拥有一辆EP9超跑(但从没公开驾驶过)的小米创始人雷军曾向李斌提出过一个问题:“蔚来造汽车最难的是什么?”

  经过奇瑞汽车和龙湖地产双重磨砺的秦力洪;历任玛莎拉蒂首席执行官、福特欧洲区CEO和马自达全球董事总经理的马丁里奇;前思科全球首席技术官、全球商界女性五十强伍丝丽;加入前秉持“搞电动车好像没什么前途”职业态度的前菲亚特中国董事长郑显聪;被誉为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第一“财务金手指”的谢东萤;清华大型计算机系96级学员、网易有道创始人之一的庄莉。

  在李斌遭遇可能是连续创业生涯中,最难迈过去的沟壑时,分列中国头部造车新势力二三位的小鹏汽车和威马汽车,对这位同行报以了截然相反的论调。

  不久前,李斌“私下”对轼界透露,“蔚来状况比想象的要糟糕许多,公司每天运营成本上千万,截止到第二季度最后一天,手头现金真的只够按天算了。”